随梦小说 - 其他小说 -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在线阅读 - 第1945章可怜天下父母心

第1945章可怜天下父母心

        现在,蓝衣众改组成了斯波神裔幼儿园,圣人铁了心要把各家神裔混在一起,让女儿们相亲相爱,还给她们提供最优秀的童年玩伴。

        武田义信这时候被顶上蓝衣众之首的位置,一个七岁的孩子被推上风口浪尖,算什么意思?

        圣人说是幼儿园挂名班长,无所谓的名分,但旁人能这么想吗?

        武田信玄只希望女儿低调长大,圣人这么一搞,所有人看武田义信的眼神都会带上审视的味道。

        这让武田信玄再也坐不住了,她不得不厚着脸皮跑来关宿城,给上杉谦信,北条氏政这两个看不起自己的女人赔笑脸。

        武田信玄暗自感叹,自己这辈子就是欠了女儿的,欠了斯波义银那冤家的。

        脸,是没法要了。

        圣人也许是无意,也许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但武田信玄不会。

        甲斐武田家两百年来名为甲斐之主,但其实大多数时间都在血腥的武家政治动荡中度过。

        母女争斗,姐妹争斗,君臣争斗,流血多到能染红富士山顶。

        只说武田信玄自己,武田信虎这个母亲就是她被家臣团逼着放逐的,她能相信姐妹和睦那一套?

        要保住女儿的安全,最妥善的办法就是让她对别人没有威胁,武田义信绝不能有一点继承圣人事业的可能性。

        也就是说,不能让别人觉得,武田义信这个长女有可能成为斯波天下的继承者。

        武田信玄看向上杉谦信,今天自己必须向这个自大狂低头,这一切都是为了心爱的女儿呀。

        上杉谦信名为关东管领,身份地位高贵。

        她女儿虽然是圣人二女,却又是圣人恩赐的神种所得,不同于武田家的豪夺,可称之为嫡长。

        越后平原富庶,越后武家集团骁勇善战。

        不管是血统名分,还是实力,上杉谦信的女儿都是继承圣人事业最有力的竞争者之一。

        武田信玄此来,就是要向上杉谦信低头,忽悠上杉谦信去争,武田家愿意全力支持。

        这样做,武田义信才不会被井伊直政这个老师拖累,被蓝衣众之首的名分拖累,打消旁人心中武田家还有夺嫡可能的想法。

        上杉谦信与北条氏政正等着武田信玄开口,看她这次来,葫芦里埋的什么药。

        可武田信玄却盯着上杉谦信不说话,看得上杉谦信心浮气躁,哼了一声,端茶作势。

        “信玄公如若真没有话说,我可就真走了。”

        武田信玄的思绪被打断,不好意思得笑了笑,事关重大,自己竟然想得走神了。

        “失礼了,昨晚没有休息好,有些失神。”

        上杉谦信嘲讽道。

        “信玄公心思太重,琢磨的事太多,晚上睡不好也是正常。”

        一旁的北条氏政微笑补刀。

        “年纪大了是这样的。”

        武田信玄眯了眯眼,不动神色说道。

        “两位殿下说笑了,只是这些天公文看得目不暇接,耗费心神。

        中枢的井伊直政初掌大权,做起事来却是雷厉风行,一点不拖泥带水,一张张新发的文书让人看不过来,想不过来。

        不知两位是否看了最新的文书公告,她又出了新规矩,不允许家臣追腹,侍奉先主于地下。”

        武家切腹分多种,有谢罪,有死谏,也有殉主。所谓追腹,就是追随死去主君的殉葬切腹。

        在地方武家们看来,井伊直政是特么的管得太宽,连追腹这种事都要拉起条条框框限制地方,真是过分。

        可站在上位者的角度,追腹这等死人事都要上纲上线,也许就是一种服从性测试,是约束地方服从斯波中央的体现。

        以此管中窥豹,可见同心秘书处这次改制革新详细到什么程度,已然压得下面怨声载道。

        上杉谦信皱起眉头,思路并没有跟着武田信玄的指挥棒走。

        在她看来,武田信玄这句纯粹是废话。

        斯波神裔集团之间早有默契,对圣人的这次改制革新绝不对抗,唯有支持。

        武田信玄这会儿埋怨井伊直政多事,意欲何为?

        斯波麾下的关东势力范围内,最有实力最有野心的武家集团首领基本上都被圣人睡了。

        在关东平原没有北条家支持,在北陆没有上杉家支持,在甲信山地没有武田家支持,地方那些豪族再不满又能如何?

        没有带头大姐举旗,这些小虾米还能翻天不成?

        而像上杉武田北条三强藩这样的神裔各家,眼睛是盯着这次改制革新的政治结构变化,看圣人准备把什么好处交给斯波神裔集团。

        圣人说了,让斯波神裔集团别掺和,这次改制革新是为了斯波神裔万世一系所谋划。

        既然如此,这次改制革新的结果必然要有利于斯波神裔集团各家的未来。

        这也是神裔各家保持沉默,支持中央削弱地方,挖自己墙角的真正原因。

        改革不是歌命,圣人不会挖了自己的根,反而要让自己的根扎得更深。

        一方面,神裔各家相信圣人会说到做到,另一方面,神裔各家也暗自嘀咕圣人到底会给自己什么好处呢?

        这也是上杉谦信与北条氏政忍不住碰头的原因,双方需要时刻关注圣人的动作,共同进退。

        这就需要建立互信,才能背靠背,不担心被背刺。

        武田信玄忽然跑来说了这句没头没尾的话,一时让上杉谦信摸不到头脑,这腹黑的老女人到底想表达什么?

        一旁的北条氏政似乎反应了过来,眼中精光一闪。

        “我记得,最新的对外公文应该是今日才到关东,文书现在应该刚刚到小田原城,我的案牍上。”

        上杉谦信恍然大悟,看向武田信玄的眼神越发不善。

        武田信玄之女武田义信从小在同心众集团中长大,是圣人亲自托付给蒲生氏乡与井伊直政的。

        武田信玄派了高坂昌信这位众道爱人在武田义信身边侍奉,同心众集团不会刻意瞒武田义信什么,高坂昌信自然也能摸到蛛丝马迹。

        难怪武田家这些年顺风顺水,消息灵通到不像是困守在山中的土鳖,果然是朝中有人好做事。

        上杉谦信此刻虽然恼火,但她更加疑惑武田信玄今天怎么会把自己的底细露出来。

        这头狡猾的甲斐之虎,她到底在想什么?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