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 - 其他小说 - 诡秘:从学徒到高维俯视者在线阅读 - 第102章 “真实造物主”的新形象

第102章 “真实造物主”的新形象

        仿佛没有尽头的长廊一片昏暗,就连绯红色的月光也无法照亮,如同一张欲择人而噬的巨口般横亘眼前,许久未曾流通的空气带着莫名腥味,仿佛是这张巨口吞吐的鼻息。

        有风……地下的空间很大……道格拉斯做了个深呼吸,双手持着那面依然变得沉重而冰凉的梳妆镜踏入其中。

        镜面散发出银白色的濛濛微光,勉强照亮了道路。他眯缝起双眼,强迫自己步伐稳住,不快不慢,仿佛在家后花园里闲庭信步一般。

        他来到这里,是要充当“代理神使”的。没有哪个神使会在自己家地盘上胆战心惊……话说起来,对于我去做“真实造物主”的代理神使这件事,阿蒙居然没有一点反应?梅迪奇曾经说什么来着,说,阿蒙是造物主的次子……真实造物主,造物主……祂们必定有染……呃,不可妄议神,不可妄议神,对不起……

        为了缓解紧张,在顺着旋转楼梯向下时道格拉斯一直放空思维,想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直到左手忽然有种被勒紧的感觉。他低头瞄了一眼,发现“蠕动的饥饿”像是嗅到猎物的猎犬般亢奋在他的手上扭动着,虚幻的嘴巴张开,露出其中惨白牙齿与猩红舌头。

        沙哑声音从这件封印物的嘴巴中传出,不成调地赞美着真实造物主。耳朵听得都快起茧子的道格拉斯没有强行束缚这件封印物——据说,这幅手套源自原驻扎于贝克兰德的极光会神使a先生,想必回到这里对于“蠕动的饥饿”来说就像回家一样。只要它不兴奋到啃一口现在的主人助兴,道格拉斯都能宽容地接受。

        短短一段步行后,又一扇阴刻着各种象征符号和魔法标识的门扉出现在眼前。

        道格拉斯刚想上前推动门扉,就看到面前的黑暗似乎“闪烁”了一下,随后,瘦长、漆黑,几乎无法与周围环境区分来开却又带着灵性波动的阴影如同沸水般涌动着,在面前形成了人形,只露出蕴藏有隐隐疯狂感觉的淡紫色双眸,定定凝视自己。

        这,如果不是对方主动现身,灵性直觉根本没有反应……序列七,“隐修士”?道格拉斯心中一凛,提高了警惕,但表面还是一派平静,只是将手中捧着的镜子略微抬起。

        一道淡漠声音自镜中传出:“开门。”

        “隐修士”听见这道声音,身躯微微颤抖起来,肩披的漆黑阴影一片片剥落,露出了那人的本来模样——面目异常苍白,嘴唇鲜红,容貌柔美却神情阴郁的灰发紫眸年轻女士。

        “赞美您,命运天使……”

        她动作丝滑,没有半分犹豫地向着道格拉斯双膝跪地,身体匍匐下来,搞得后者无法控制地激灵一下,恨不得把手里镜子扔了把人从地上薅起来。

        当然,他也就是想想——从神秘学意义上来说,他手里这面镜子,正充当着极光会“命运天使”乌洛琉斯的双眼,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扔。

        呼……放轻松,极光会的人疯一点很正常……等我当神使第一个就教他们不许瞎跪,感觉要折寿了……道格拉斯再次深深呼吸,目不斜视,步伐稳重地踏入了那扇在少女背后,被阴影拖动着敞开的大门。

        出现在面前的是超乎想象的广大的空间。黑铁铸就的不对称灯架插满明亮燃烧的火烛,却无法照亮高挑的弧形穹顶;尺幅巨大,色彩鲜明,有着浓郁宗教氛围的壁画环绕四周,似乎描绘着朝圣的场景;脚下由冰冷石板拼接而成的地板缝中渗透着暗淡血污,表面已经被摩擦得不甚平整。

        但最吸引人视线的,还是房间正中,一座数米高的巨大塑像——神像。

        真实造物主的神像。

        道格拉斯目光牢牢锁在神像上,几乎忘却了呼吸,几乎能听到自己心脏重重跳动的声响。

        和记忆中倒吊独眼巨人的形象不同。

        在他的眼前,“真实造物主”摆脱了长钉的束缚,从倒吊改为背负,用肩膀扛起了那硕大沉重的倒十字。“祂”的身躯如古希腊雕塑般被精心雕琢,充盈着力量带来的美感;“祂”的面容模糊,以往隐藏在帷幕之后的双眼却被镀上了纯正的金色,深沉审视着站立于面前的渺小人类。

        “祂”身体前倾,竭力支撑着背后倾颓的十字架,似乎想要将其重新树立起来。“祂”一只手向后扶住所背负之物,另一只手自然下落,向前,就像是要拾起什么东西。

        顺着“祂”的手指,道格拉斯愕然看到了三个小型塑像,它们分别是封面上雕刻有眼眸的打开书本、节节金黄光芒簇拥的尖锐太阳,以及风暴与狂涛共同铸就的涡旋。

        它们环绕在“真实造物主”的手边,近得唾手可得。

        接受过充分正统神秘学教育的道格拉斯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表情,他很清楚那三个小的塑像代表着什么……那是,“智慧之神”、“永恒烈阳”、“风暴之主”的象征符号!

        “创造一切的主……”

        他的左手,人皮手套几乎挣脱手指,灵性的波动凝聚成模糊声音,声嘶力竭地念诵;

        “全知全能的神……”

        他的背后,“隐修士”女士匍匐于地用膝盖与手肘一点点挪到了神像近前,狂热而虔诚地念诵;

        “所有生灵堕落自性与心灵世界的支配者。”

        他的身前,镜面之中,乌洛琉斯不疾不徐,笃定而依赖地低诵着。

        四周烛火瞬时暗淡,四周涌动起令人不安的氛围。在三道声音的念诵中,道格拉斯双膝一点点弯曲,头颅一点点低垂,无可抗拒无法避免地将要于“真实造物主”面前俯首,若有若无的嗡隆声在脑颅件往复回响,汇聚成了巨大声浪冲刷着意识,让他的耳孔中淌出鲜血,面容逐渐扭曲,仿佛皮肤、血肉、骨骼都在一点点消融,就连纯粹的心灵都被晦暗阴影吞噬。

        就在这时,一道更加熟悉,带着些莫名意味的哼笑声从灵体深处响起。

        “呵……”

        ——那是阿蒙的声音。

        道格拉斯身体摇晃了一下,呲牙咧嘴地找回了几分清醒,虽然未能完全摆脱“真实造物主”的影响,但好歹没有了那种隐约要被溺毙于阴影中的感觉。他勉强依靠核心力量,没让膝盖着地,低着头浑水摸鱼无声念起:“拨弄时光的指针,遨游命运的影子,欺诈与恶作剧的化身……”

        在一位邪神面前念另一位邪神的尊名,道格拉斯汗流浃背,都不知道该祈祷些什么,头脑放空地熬过了这一波。

        等到“蠕动的饥饿”只是颤栗,身后“隐修士”也重回安静,他尽可能不发出声响地稳稳地将手中镜子翻过来,镜面朝上,摆放于神像身前。

        “命运天使”银白双眼仰望着神像,好像根本没注意刚才道格拉斯念的是什么——怎么可能注意不到!祂可是一位天使!道格拉斯悲愤地想着,又十分缓慢地剥下左手的人皮手套,同样置于前方,让“蠕动的饥饿”离它的主近了一些。

        眼看着手套亢奋地用几根手指摆出了匍匐姿势,道格拉斯无言撑着膝盖起身,转身对身后和“蠕动的饥饿”姿势一致的“隐修士”说:“……这里是你在管事?”

        “是我。”放在前世漂亮得能当明星的年轻女性此刻额头贴着地面,恭敬而卑微地回答,“敝名阿芙拉.迪兹娅,d先生,请您吩咐。”

        不是,你怎么知道我的姓名首字母……道格拉斯面庞抽搐了一下,总觉得问了也会得到诸如“主已经吩咐过”的惊悚答案,遂装作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不知道,沉声吩咐道:“把仓库的账本拿来,再召集所有半小时内能抵达的成员……顺便,起来说话。”

        顿了顿,他硬着头皮补上一句:“我们都是主的羔羊,代行主的意志,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他总觉得镜中的乌洛琉斯转过视线,不冷不热地瞥了自己一眼。

        阿芙拉.迪兹娅低声应了,以手按胸躬身缓缓后退,很快便重新融入阴影之中游荡而去。

        背后冷汗沁透的道格拉斯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噔噔噔后退几步,远离那座神像,又不自觉地带着愕然与探究,怯生生注视着它。

        完全不同了,就连刚刚的尊名,也与他所知的不同。

        神灵的尊名则是与权柄紧密连接的。

        这让他联想到了类似的事情:那是梅迪奇暗示的,“黑夜女神”击败了“战神”,获取了后者的权柄;那是黑夜教会近半年间,公开的祷词和指向中,越来越少使用“绯红之主”这个描述……

        “祂正在复苏。”

        阿蒙的声音在近处响起。

        很近,近到道格拉斯刚刚备受惊吓地侧头,就看到一身古典黑袍、宽额头、瘦脸庞的阿蒙踱步向前。

        祂姿态随意地打量了一会儿高大神像,再次听不出感情地低笑一声,没有回头:“只要你不主动请求祂的注视,祂是不会理你的——至少目前不会。”

        有了阿蒙挡在自己和乌洛琉斯之间,道格拉斯一下子获得了安全感,连思绪转动都变得流畅了。

        在官方教会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真实造物主”的权柄变更了,增多了,增加了“心灵世界”这个范畴……这代表着哪条途径?心灵,“观众”?在这之前没听说过“观众”途径的其他神灵啊……

        那三个代表正神的雕塑又是什么意思?阿蒙说,祂正在复苏……“真实造物主”想要攫取“智慧之神”、“永恒烈阳”、“风暴之主”的权柄?“秘祈人”、“观众”、“阅读者”、“歌颂者”、“水手”是相邻途径?祂一个人,啊不,一个神能掌握五个权柄?这会不会强得过分,强得离谱?

        道格拉斯简直无法想象,拥有五条途径、五个权柄的真神会是怎样一个状态——把那样的存在划入“真神”这个层次,对其他神明来说未免太过降维打击了。

        而且,试图这么做的神明不只一个,“黑夜女神”也……难道“黑夜女神”与“真实造物主”之间,存在类似的默契或不可告人的联系?

        不对,不能妄议神!不能……道格拉斯默默抬起手,在自己脸上扇了一巴掌,企图冷静下来。

        他下手一点也不轻,扇出了“啪”的一声。

        于是阿蒙听到动静回转过身就看到自家傻眷者顶着半张通红的脸,有气无力地恳求:“您能不能从我脑袋里偷走点东西……”

        渎神者眨了眨眼睛,推了下镜片,似笑非笑:“你不是要提前扮演吗?‘记录官’最喜欢的,就是这些神灵的秘密。”

        道格拉斯:“……记录了这些事情的‘记录官’,他们,他们真的还活着吗?”

        “死了。”阿蒙坦然,并颇为怀念似的抿了下嘴角,“有些味道还不错。”

        ……为什么还会描述味道?您都对“记录官”做过什么啊!!!

        道格拉斯表情当即垮掉,心彻底死了。

        事已至此,趁着阿蒙还没离开,还是先布置祭坛,让“蠕动的饥饿”向“真实造物主”祈祷吧……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