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 - 历史小说 - 天下长宁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七章图谋的就不是一个哈察钦

第三百五十七章图谋的就不是一个哈察钦

        关外月将手里的酒壶递给叶无坷:“我现在有些想明白了,为什么这次陛下不让高姑娘跟着。”

        叶无坷接过酒壶,看着远处黑烟滚滚的哈察钦都城沉默片刻。

        他将酒洒在地上。

        “几十年前,哈察钦的弯刀割下了百万中原人的头颅,仅仅是在钦州就杀人超过十万,他们在渭水将人头沿河摆放,长数里。”

        叶无坷把酒洒尽。

        “祭奠从来都不是告慰死者的在天之灵,祭奠是决意复仇之人的还愿。”

        他看着那座还在杀戮之中的城,眼神平静的好像在注定了要在秋天落下的叶,要在春天盛开的花,夏天的雨和冬天的雪。

        有仇报仇,亦是天道自然。

        他声音很轻的说道:“不是陛下不让她来,若她去说,陛下又怎么会不让她来,她不来,是她怕因为她在,我便不能做一个实打实的恶人。”

        哈察钦这一把火这一场屠戮,只是大宁新一代外交官员开始大展身手的象征。

        几十年前的仇就不是仇了?死去的百万人之中没有我的父辈祖辈就不是仇了?

        没有人知道,少年在从长安城往哈察钦来的这一路上,在翻看那些卷宗的时候心里已经把这计划过了几遍。

        没有人知道,在少年身侧堆着的那一摞一摞的卷宗之中,除了关于哈察钦的情报之外还有当年哈察钦屠戮中原人的详细资料。

        关外月说的没错,那些卷宗他也都看过,但叶无坷在意的那些细节,他没有全都在意。

        比如,钦力可汗在向黑武汗皇宣示效忠的奏折之中就不止一次提到过。

        当年他曾经亲自率军杀进中原,他手下的武士曾以杀人数量比试。

        他还告诉黑武汗皇,正因为这样哈察钦永远都不可能归顺大宁。

        不管黑武汗皇陛下什么时候召唤,他都愿意带着哈察钦的骑兵再次南下让宁人感受屠戮的恐惧。

        为了取悦黑武汗皇,钦力可汗找人记录,他口述,仔细讲述了他年轻时候在中原杀过多少人,在什么地方杀的,那些中原人是怎么被他折磨的。

        他修建瑰宝楼,将从中原掠夺走的宝物全都陈列其中,而瑰宝楼二层有一个单独的房间,陈列着他当初所杀的楚国官员的头骨。

        五品的几人,四品的几人,三品的几人......每一个头骨他都让人标记的清清楚楚。

        是大宁的使团出发之前,钦力可汗才急匆匆的让人把那些头骨都撤掉。

        他甚至没有销毁,而是收藏起来准备以后万一和大宁决裂了他还用得上。

        廷尉府的暗谍查到了很多消息,叶无坷在意的是其中一笔带过的看起来不是很清楚的事。

        比如,某年某月某日,钦力可汗生病,他的长子乌尔术因为没有及时前来探望而被他大骂,他说乌尔术只盼着他死。

        比如,术赤在和答答部的争战之中屡立战功,却被剥夺战功。

        比如,骨沫儿赫曾经请求钦力可汗增加他的封地,钦力可汗骂他贪得无厌。

        这些情报很重要,但廷尉不可能查的清清楚楚,所以在记录的时候,只能是一笔带过。

        “骨沫儿赫坚持不了多久了。”

        关外月自言自语似的说道:“他听了你的话去打压钦力可汗的旧部,他要想稳固自己的汗位这样做自然正确,可不是现在,不该这么急。”

        “术赤在军中素有威望,他能召集起来一大批人对抗骨沫儿赫,再加上那些贵族也想让骨沫儿赫死,他又怎么可能活的长久。”

        说到这他看向叶无坷:“术赤你打算怎么安置?”

        叶无坷道:“大宁不需要哈察钦,但大宁需要哈察钦的战马和人,我会把术赤带回长安,但哈察钦的族人必须迁入中原开垦屯田。”

        关外月点了点头:“这样也好。”

        叶无坷道:“咱们回去吧,明早就会有消息送回来。”

        他转身离开。

        叶无坷没有把阿爷带到哈察钦来,而是留在了逍遥城。

        鸿胪寺将军洪胜火还在逍遥城,能帮他照顾一下阿爷。

        “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哈察钦就将停留在历史之中。”

        关外月道:“只是这一章节,我回去之后怕是没办法让史官如实写下来了。”

        第二天一早,浑身浴血的术赤带着他的队伍找到叶无坷。

        这个终于将憋闷在心里好几年的怨念发泄出去的年轻人,手里拎着骨沫儿赫的人头。

        叶无坷让他分派队伍在哈察钦内奔走相告,哈察钦全族将要迁往大宁。

        不愿意离开的,务必要再三劝说,几次劝说之后还不愿意去大宁的,就由他们留下好了。

        叶无坷他们并没有先一步离开,他们将和术赤一起,带着愿意归顺大宁的哈察钦人护送着瑰宝前往白鹿关。

        又几天之后,之前被叶无坷劝往小城的花喇可汗等人急匆匆的到了。

        洪胜火一听到消息脸色就变了变,下意识的想起叶无坷他们经过的时候曾对他说的话。

        他是在逍遥城外见的叶无坷,当时叶无坷请他帮忙做两件事。

        一是照看好阿爷,二是在那些草原可汗到来的时候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

        当时的洪胜火还有些疑惑,这次会盟不是在哈察钦的王庭么,那些可汗,为何要千里迢迢的赶到逍遥城来?

        叶无坷给了他一封信,告诉他在这些可汗到来之后再打开。

        他说信里的内容不能泄露,所以连洪胜火也不可提前看。

        听闻花喇可汗等人赶来,洪胜火派人将他们接到逍遥城内。

        花喇一见到洪胜火就急切问道:“洪将军,请问太子殿下可还在逍遥城?”

        洪胜火如实回答道:“太子殿下在几日前已经启程回长安去了,你们如果有什么事可以对我说。”

        听闻大宁太子已经离开逍遥城,花喇等人一下子就急了。

        他们甚至想去追太子,唯有得到太子的肯定答复他们心里才踏实。

        洪胜火想起叶无坷留给他的信,让花喇等人稍安勿躁,他出门之后快步回到住处,把一直藏着的那封信取了出来。

        打开信看过之后,洪胜火的后背上就惊出了一层冷汗。

        他实在没有料到,叶无坷居然提前谋划到了如此可怕的地步。

        【洪将军打开这封信的时候,哈察钦应该已经四分五裂,我将尽力带哈察钦族人进入白鹿关,让他们在关内开垦屯田。】

        【在我离开逍遥城一个月后,铎铎部等族可汗一定会来逍遥城求见太子殿下,若殿下在,请将这封信转交殿下,若殿下不在,洪将军可自行操办此事。】

        将这封信看完,洪胜火用了好一会儿才让自己平静下来。

        他回到大厅,尽力让自己看起来气定神闲。

        “我会派人去追太子殿下,所以诸位可汗不如先在逍遥城住下来。”

        洪胜火道:“关于你们说的哈察钦的事,叶千办也早有交代,只是,我还不能马上告诉你们。”

        “等诸位可汗安顿好之后,我才能将叶千办的交代一一告知。”

        说到这他故意停顿了一下,扫了扫那些可汗:“不过关于哈察钦到底该是什么下场,诸位到住处之后可以仔细想想。”

        他吩咐手下:“给诸位可汗安排住处。”

        花喇等人显然是急不可耐,但又不好拦着洪胜火不让他走。

        等都安顿好之后,洪胜火让手下人挨个把他们请来单独聊。

        第一个来的,就是花喇。

        洪胜火道:“叶千办交代我,重要的事一定要第一个和你说。”

        “其实哈察钦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但如果此事是大宁亲自出兵征讨,可能会引起整个草原的恐慌,大宁也不想让整个草原动荡。”

        “所以我单独和可汗商量,可汗回去之后可尽起大军攻打哈察钦,哈察钦的领地,也尽归可汗所有。”

        花喇一听这话眼神都亮了。

        “殿下也是这个意思?”

        洪胜火道:“这当然不是殿下的意思,是鸿胪寺的意思。”

        “若是殿下的意思,那我一定会照办,可不是殿下的意思,我怕将来......”

        洪胜火道:“盯着哈察钦草场的人可不止你一个,我第一个和你说,但不会只和你说,如果可汗不愿意,那我找别人说也是一样。”

        花喇犹豫片刻后起身:“我现在就赶回去!”

        没多久,第二个可汗又被洪胜火请来。

        “刚才花喇可汗跟我说,他觉得哈察钦对大宁来说始终是个威胁,问我能不能由他出面替大宁除掉这个威胁。”

        “他还跟我说,如果他灭了哈察钦的话,那哈察钦的领地能不能都归他,我并没有答应,但我也不能阻止。”

        洪胜火道:“你知道叶千办为什么让你们赶来逍遥城吗?就是因为叶千办担心花喇会捷足先登,花喇的领地距离哈察钦最近,他出兵最快。”

        “可汗,如果你也想为大宁除掉哈察钦的话,你应该快些回去了,如果你不想要哈察钦的领地,那你倒是不必心急。”

        “不过我想着,如果花喇灭了哈察钦,明年九月庆典,他一定会在陛下面前邀功请赏。”

        第二个可汗急匆匆的走了。

        第三个来了。

        洪胜火严肃的说道:“明年九月庆典,谁灭了哈察钦,谁向陛下邀功,那陛下肯定会同意把哈察钦的领地给谁。”

        “这种事,谁先下手是谁的,我不想看到花喇独吞哈察钦的领地才和你说,如果花喇占领整个哈察钦,那他的部族就将是草原第一部族。”

        “我看花喇比钦力也好不到哪儿去,他做大之后草原上就是他说了算了。”

        第三个又急匆匆的走了。

        第四个,第五个,第六个......

        这一天,洪胜火几乎就没有闲着,那些火急火燎赶来逍遥城的各部可汗,没住一天就又火急火燎的跑了。

        想到叶无坷做出如此安排,洪胜火的心依然不能平静。

        毫无疑问,哈察钦会被花喇等部族撕的四分五裂,狼群抢夺食物一样,那地方将会成为人间地狱。

        洪将军想起那少年模样,重重的吐出一口气。

        “但凡你的动作慢一点,大宁之内就有无数人用善良阻止你。”

        他想了想,若这件事自始至终由他来主持,他可能也只是接受哈察钦的归顺,不会让哈察钦从地图上消失。

        最主要的是,他可能永远也做不到,用一个已经注定了要消失的哈察钦,将其他原本不想归顺大宁的部族引上战场。

        花喇他们回去之后,谁也不会轻易松开咬在嘴里的肥肉,哪怕他们后来醒悟,也无济于事了。

        少年心智狠厉,有血流千里。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